即时新闻:
生活
生活频道  >  娱乐 > 正文

对话张嘉译:我与《白鹿原》二十载情缘 85集绝不注水

2017年05月17日 09:49    来源:人民网-娱乐频道   作者:蒋波   

  


  人民网北京5月17日电 (记者蒋波)2017年,是张嘉译进入影视圈的第27个年头,这个被称为“师奶杀手”的47岁男人,今年给观众带来了7部作品,大有一枝独秀之势。张嘉译算是“大叔”中最勤快的人了。他主演的剧版《白鹿原》在5月开播,此外还有《急诊科医生》《花开如梦》《北京人在北京》《猎场》都有望在今年亮相,实现连续霸屏。

  在大家眼里,张嘉译是个大器晚成的“国民大叔”,2009年凭借电视剧《蜗居》“宋思明”一角走红,才让当时39岁的张嘉译真的火了起来。张嘉译身上独有的气质吸引了万千女性,跻身国内一线男演员后,在《爷们儿》《营盘镇警事》《国家使命》《心术》《一仆二主》《悬崖》《四十九日祭》均有精彩表演,多次捧得“视帝”头衔。从青涩少年到成熟男人,一路走来可圈可点。

  改编自陈忠实同名小说的传奇史诗大剧《白鹿原》,5月10日晚开始首播,为2017年现实主义大剧的回归增添浓重的一笔。在该剧中担纲艺术总监并饰演男一号白嘉轩的张嘉译,日前接受了本网记者专访。他表示,以往拍的每一部戏,都没有像这部戏这样不踏实,拍摄时反复讨论修改,生怕留有遗憾,“这部作品在我个人心目中,不同于以往其他的作品,我希望大家再提起张嘉译的时候,想到的是《白鹿原》,想到的是白嘉轩。”

  


  这一回,他是信奉宗法文化的白嘉轩

  他是《蜗居》里的宋思明,是《借枪》里的熊阔海,是《悬崖》里的周乙,是《一仆二主》里的杨树,是《心术》里的刘晨曦……这一次,张嘉译终于做回了“真正的陕西人”,他第一次以地道“西安娃”身份,勾连了原上土地、宗祠文化,完成了一次与原著作家陈忠实的神交。

  人民网娱乐:第一次读《白鹿原》这部小说,是什么时候?

  张嘉译:90年代初,应该是第一版的时候我就读了。对书里的白嘉轩印象深刻就很深刻,质朴中透着倔强,有一种顽强的生命力。我熟悉小说里每一个人物,更对这片土地充满情感。真是不敢想,还能有一天演这个角色。也是因为陕西人的原因吧,对当时一批小说都特别关注。当时的文坛是特别丰富,尤其是陕军作家。包括贾平凹老师最早的《浮躁》,一直到后边他写的系列,确实是很多。

  人民网娱乐:陕西文化对你热爱表演有多大影响?

  张嘉译:应该说非常大的影响。这是一块很神奇的土壤,在成长的过程,对你的哺育更滋润,形成特有的性格,形容陕西人有四个字,生冷蹭倔。我们这个行业,真的很多人都是从陕西出去,这是一个事实,也是一个现象。其实可能还是性格当中做事情这种韧劲吧。

  人民网娱乐:《白鹿原》这部作品里边,白嘉轩有大量的戏份,您是如何理解定义这个角色?

  张嘉译:白嘉轩在剧中是一族长,是一个比较稳重踏实,而且是一个拿主意的人。你像我是陕西人,我就会特别理解这一类陕西人。其实人都有多面性,但是他身上一定有陕西人那个倔强。

  


  其实是从年轻一直演到老年,对我来说难度大的恰恰是年轻那一段。因为你的形体,整个人的状态,把年轻时候走路的状态表现出来,是非常难的。你得把人物年轻气盛的那口气提起来。实际上这类戏是在考验一个演员,人物的阶段性你要区分的很清楚,脑子要非常清晰,这种控制力一定要有。就是从年轻到中年,一直到他老年,这也是每个演员希望得到的角色。而且《白鹿原》这么一部伟大的作品,对于我来说,能够演白嘉轩,真的是非常容幸。

  人民网娱乐:有没有因为场景的原因,上午是青年的扮相,下午就要老年妆?

  张嘉译:对我们来说已经习惯了,在这一个场景,把该拍的戏份拍足,根据现场情况、演员情况、化妆情况,都是打乱顺序拍。所以这就需要你在理剧本的时候一定要顺的非常清晰,底下功课一定要做够。

  人民网娱乐:小说里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形容白嘉轩,这个人的腰杆太直了。该如何融在表演里?

  张嘉译:其实这个跟陈忠实老师商量做了一点修改,因为实际上本身我是腰不太好。他是一个比喻,我觉得他是喻人的性格,白嘉轩的性格之中的倔强与刚直,耿直与刚直的这个东西,所以把他喻在这个人的腰上。当时在开玩笑说这事的时候说,“腰太直了”我说可不可以改成腰太硬了,我腰够硬,不够直。


  


  挣钱的机会有,碰上《白鹿原》只此一次

  《白鹿原》小说出版后,被改编成了话剧、舞台剧、电影,20多年里,张嘉译也在无数部电视剧中磨砺自己的演技,积累人生厚度,成长为“足以和白嘉轩这个角色对话”的人。然而,当剧版的出品人拿着剧本来找张嘉译时,他反而没有了得偿所愿的轻松,有些犹豫。监制刘惠宁成长于渭河平原;导演刘进从小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大院里泡大的,共同的黄土风物、乡绅文化滋养过他们,也确然种下《白鹿原》的因,这是一群有着“白鹿原情结”的创作者。从敬而远之到创作开播,他们想的都一样——谁都需要一部压箱底的作品。

  人民网娱乐:《白鹿原》这部戏结构非常宏大,最终是85集,您认为现在的观众会有耐心看完么?

  张嘉译:其实小说内容极其丰富,内容很庞大。说实话精彩的部分特别多。我们所有演员开始集中起来,大家讨论剧本的过程中,说了不只一次,这编剧申捷老师写的都是“干货”,丝毫没有注水。他写的每一场,哪怕这一场只有两行字,都是结结实实的在那放着。所以整个的拍摄过程,需要你真全身心的投入,甚至你大部分时间是生活在这个人物的状态当中的。

  所以想全景式的展现它,粗剪下来是90多集,为了精彩好看,硬生生又砍掉了10集,现在终剪版85集。这么说吧,为了看看大家观影的效果,我们中间随便抽了几集,找一些80后90后来看。他们非常喜欢,几乎都是一口气看完。

  人民网娱乐:对于整个创作团队来说,85集都已经是精剪又精剪的结果了。

  张嘉译:对,绝不注水。

  


  人民网娱乐:拍摄过程中觉得忐忑,现在就要面对观众的检验了,还会不踏实么?

  张嘉译:我觉得我这种忐忑是对整部作品在创作过程中的焦虑和较劲。当然对于我自己的角色,我还是有一些自信的,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。观众的检验很重要,已经播出就无法改变了。但是也不会觉得我付出了,我无怨无悔了,大家看着办吧,也不能那样耍赖皮。

  


  《白鹿原》拒绝无演技的演员,那也是侮辱自己

  人民网娱乐:据说《白鹿原》集纳94位主演,许多都是老戏骨级别的?

  张嘉译:对一部佳作而言,群体的演技是非常重要的,功不可没的作用。实际上我们忠于原著,所呈现出每一个人物的时候需要做大量的工作,当你能够很生动的呈现这些人物的时候,他是能抓住所有的观众。因为本身就写的很生动,需要你去呈现这种生动。

  人民网娱乐:都是非常有经验和实力的演员,还要去体验生活么?

  张嘉译:体验生活对塑造角色非常重要,实际上每一部戏都应该有时间让大家去沉淀,他是演员塑造角色、靠近角色的一个通道。以前我们刚毕业的时候,几乎每一部戏都会要求演员体验生活。可能一些古装戏,那需要在史料上去查。实际上我们现在生活节奏很快,尤其离《白鹿原》这样的题材很远。你现在到农村来还是能感受到那些信息,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再通过想象努力去还原它。

  最早的时候刚大学毕业演一个警察,那时候我是在西长安街派出所住了一个月。就住在那,跟他们一起办案,骑着自行车,跟着老民警下街道去解决事情。我观察他们怎么工作,怎么生活,平时怎么聊天。休息的时候我们约出去玩,他们又是一个什么状态。

  我在农村拍戏,就会跟村里的这些村民没事儿坐着聊天。对于我来说,现在已经成习惯了,生活当中接触某一个层面,某一个职业,就会想聊。

  


  人民网娱乐:聊天也是一种生活阅历的积累和体验。

  张嘉译:这是了解的一个过程,会对你以后演戏有很大的帮助,在于你熟悉一类人物,熟悉了这个人物,那你再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你会有一个想象,一个基础,一个根;你不会天马行空的去想,想的完全的离这类内容都很远了。好像觉得是对表演一种创新,实际上已经没有根基了。

  人民网娱乐:何冰、秦海璐也是您亲自邀请来参演的,跟“话剧咖”对戏有什么特别的感受?

  张嘉译:我们在一起演戏,就两个字:舒服。棋逢对手,那个戏能演出来。演员是这样,你到现场演了一场好戏,你觉得呈现出来了,你会特别兴奋、特别享受。还有等你这部戏播出以后,你会特意去支着耳朵听,尤其是听业内人士和观众的反应,如果都特别认可,特别喜欢的时候,你心里美美的。

  人民网娱乐:如果一个角色获得观众喜爱,不仅是靠自己,可能也靠周边的角色来互相衬托。

  


  张嘉译:一定是这样,一个作品的呈现,绝不会是靠一个演员、一个人。要呈现出完整优秀的作品,一定是靠细枝末节,就像我们这部戏里90多位优秀演员,甚至于有的演员跟了我们七个多月,好几集才出来一个镜头,就一两句话,但一直在剧组。但归位到每一个角色的时候,几乎都是选出来的,就一定他要对位这个角色,一定要找到这个角色的性格状态。对位准确,看到他们的表演才精彩。

  我们剧里有一个角色是傻子,在里边只有简单的几句台词,最常背的就只会背两句。我们都会被他感动,因为他这个角色生活在村里,任何地方都会出现。这个演员每天到现场,自己就一定是在状态当中。特别感谢这些演员,说得再直白点,可能这戏播出以后,名利双收的又是我们几个主演。而其实所有的配角演员都值得被称赞,真正一台戏的品质是靠他们,是靠所有人的付出。

  把演戏特别当回事儿 当导演暂不考虑

  除了演戏,张嘉译也开始频频转战幕后。在《悬崖》里,他就担任了艺术总监。在繁忙的演戏工作中,还想着去干这些琐碎的事儿,张嘉译的想法是:“要做一个好演员,你得先做一个好导演——不是说真的去当导演,而是要能站在导演的角度看问题,做一个有全局观的演员。”

  人民网娱乐:和刘进导演合作好几部戏了,这一次担任艺术总监,在现场又是如何配合的呢?

  张嘉译:刘进导演,他在现场掌控力非常强。只要在现场呈现出好的想法,对一场戏有好的调整,他会非常迅速的去反应对不对。一看大家意见统一,这是对的,那就调整的很快,“来,这么来”。甚至也有推倒重新拍的情况。有一场戏,都拍过好多天了,一星期了,我觉得那场戏应该是在另外一个地方,不应该在这个场景,呈现不够好。当时也真是较劲了,那么就和导演又来商量怎么办,我们两人商量商量,刘进导演说,好吧,再重拍一遍。我们就希望做到,在播出之前,在停机之前的这个过程中,尽量少遗憾。

  


  人民网娱乐:您欣赏怎样的合作搭档呢?

  张嘉译:其实我算是一个非常幸运的演员,遇到过很多好的作品,同样也遇到过很多对手演员搭档。这些演员实际上都有一个共性,有时候生活当中都不一定是特别把自己当回事儿,但是都把演戏特别当回事儿。实际上很多东西都不是白来的,你要有付出的。

  人民网娱乐:既然开始尝试幕后,有考虑当导演么?

  张嘉译:我觉得我都是干力所能及的事,导演太辛苦了,刘进那么能干,那么能吃苦的人都两次说“我撑不下去了”,其实真的是导演非常辛苦,非常辛苦。

  人民网娱乐:还是觉得演戏是特过瘾?

  张嘉译:还是喜欢演戏,演戏这事儿对我来说比较带劲。一个好剧本,一个好的角色,写得非常饱满,非常的生动,你又能用你创作原材料,影像呈现在屏幕上,这个是特别神奇的事情。 

  

责任编辑:陈显君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